当前位置:<主页 > C生活书 >2008大选点评:从这一步看下一步‧蔡细历:对于不平施政‧马 >

2008大选点评:从这一步看下一步‧蔡细历:对于不平施政‧马



    2008大选点评:从这一步看下一步‧蔡细历:对于不平施政‧马(雪兰莪‧八打灵再也讯)前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大胆建议,经过今届大选惨败教训,马华今后在国阵内必须扮演“敢怒敢言”角色,对于种种不平施政和行政偏差必须大声仗义执言,如果国阵因而迁怒马华的话,马华大可脱离国阵。蔡细历指称,马华今届大选惨败,可归咎于马华过去在国阵政府内对许多重大课题不敢公开喊话,往往选择内部协商模式,让华社感觉马华胆小软弱。蔡细历因性爱光碟而辞去卫生部长及马华党职的拿督斯里蔡细历可说无官一身轻,连词锋也特别犀利,他在“2008大选点评:从这一步看下一步”座谈会时,以幽默,讽刺华社、民主行动党及马华公会的谈话,获得如雷掌声。目前只是普通马华党员身份的蔡细历大胆地说,华人经常取笑马华“怕死”,所以马华以后要“敢敢讲”,他说:“如果华人不要马华,我们愿意离开国阵。”他讥讽马华国会议员只会看沟渠和后巷,反而不谈国家政策和经济,“我承认马华代议士的从政方式十分落伍了。”他表示,经历大选惨败,马华应公开承认自己错了,并请求华社原谅,“有一些领袖会说辞职请罪来博取同情,最后还是不下台,不过这是政治舞台必须上演的一场戏。”语毕,火箭铁娘子郭素沁马上称讚“马华终于敢说真话了!”逾5000人出席週一(10日)晚,由《》、《星洲日报》、《亚洲眼》及《星洲互动》联合举办“2008大选点评:从这一步看下一步”座谈会,出席公众超过5000人,受邀演讲者尚有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兼金銮州议员郭素沁、旺沙马朱国会议员黄朱强及人民公正党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蔡细历提醒在个州属执政的在野党往后要记得自己的身份,“反对党经常自称要为命请命,责怪政府不聆听他们的声音,现在他们也在执政,别以自己还是反对党,那对耳朵也听不见人民的声音。”他表示,大选前,人民破口大骂选委会不透明,偏帮国阵,现在反对党取得空前胜利,大家就没有声音了。“火箭经常骂马华当家不当权,现在他们已是槟城政府,我要看看他们是否当家又当权,给他们当当政府,看看申请神庙、华小校地及新村地契是不是理所当然的要求。”年轻选民+简讯+网络新阵线胜选方程式郭素沁认为,反对党阵线在大选取得空前胜利的方程式是“年轻选民+手机简讯+网际网络”。她说,近年来,年轻一代不停在简讯及网络吸收知识,了解国家问题及反对党的理念,加上马来人不满首相阿都拉没有兑现承诺,踊跃出来投票,才有胜利的局面。“替阵在1999年发起烈火莫熄运动,高喊口号,结果我被火炮车射湿,蔡添强被警察逮捕,反对党依然大败。本届大选,我们不敢再喊执政,却能在5个州执政。”她表示,终于明白政治改革不能像母鸡生蛋般,到处咯咯乱叫,反而要学鸭子游泳,表面上十分安静,双脚却拼命泼水,就能到达目的地。她不满国营电视台邀请思想极端的时事评论员来谈大选成绩,因为对方不停强调,国阵大败是华裔选民不满政府以及马来人特权将受影响等不当言论。她认为,有心人在大选后,耍手段玩弄股市,导致股市大跌,不过这只是短暂的现象,市民不必担心。不急于取代中央政府公正党没向国阵挖角蔡添强澄清,人民公正党从没到处挖角,游说国阵成员党加入反对党阵线,反对党刚刚拿下5个州的政权,不会急于取代中央政府。“我们没有收买巫统或东马的国阵成员党,暂时无意成立联合政府”他说,目前,巫统政要要求首相阿都拉下台,但是反对党不会过问阿都拉是否继续担任首相,他们尊重国阵的决定。他提到,被在野党拿下政权的吉兰丹、吉打、雪兰莪、霹雳及槟城都是国阵政府的收入来源,他希望国阵有足够的理性及智慧,选择与新阵线合作发展5个州属,增加国家收入,若採取对抗方式,可能落得“双败”局面。探访选民意外发现首都竟有甘榜无水供黄朱强指出,如果“林甘短片” 证实是真的,证明大马的司法就像是超级市场都能买到的东西。“我一定会在国会要求检讨司法界擢升法官问题,公正不是有钱人才能拥有的,全国人民也能享有。”他表示,竞选期间,他在旺沙马朱区的甘榜斯迪亚再也探访选民,意外发现首都竟然有一个没有自来水供应的地方,而且电流供应还是在一年前才被引进。“在武吉免登连树上都有灯光,在吉隆坡竟然还有居民住在无水无电的贫困环境。”他说,国阵在本届大选亮出“华小”招牌来吸引华裔选票,却忘了“白小”还在关闭中。新阵线4难题待克服蔡细历点出在野党执政后,须克服的4难题:1. 不能再叫政府去解决问题,因为他们本身已是政府,有问题要自己解决,而且人民对他们的期望比国阵更高。2. 95%公务员是非华裔,如果领导层的决定,公务员却不去执行,将引起言行不一致问题。这种问题有时连首相阿都拉也有无力感,若无法克服,人民会说新阵线也一样只会“车大炮”。3. 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及回教党虽连成一线,却有各别的政治议程及席位分配问题。4. 所有州属的收入有限,必须获得中央政府协助才能生存,例如被视为富有州属的槟城的一年收入只有2亿令吉,相等于卫生部在槟城的一年开销。‧2008.03.11